《吉祥如意》:不搞笑的大鹏拍出口碑最高的作品

时间:2021-10-25 21:06来源:http://lelmas.com 作者:精品国产自拍 点击:

在大鹏工作室,有一个放着玩偶、照片和奖杯的柜子。其中有一座金马奖奖杯,是大鹏导演的短片《吉祥》获得的荣誉。四年前,大鹏回到家乡吉安,闪现了拍摄家乡的想法。这个想法最终演变成了一部名为《吉祥》的短片和即将上映的电影《团圆》。

在此之前,大鹏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喜剧演员和导演。那些喜剧票房很好,但评论褒贬不一。大部分故事都是关于小人物追逐梦想的经历。其实那些经历几乎就是大鹏22岁以后出门的故事的变形。

这一年,大鹏已经38岁了,他向大众展示了自己的另一面:家乡和亲人,这是他外出谋生前与自己联系最紧密的世界。令人惊讶的是,当大鹏将镜头对准家乡,放弃了对剧情的刻意设计,拍摄生活本身时,却产出了他迄今为止口碑最高的一部作品。

占领普罗维登斯。

大鹏和奶奶站在村子里,快要分开了。寒假回来的同学遇到大鹏,围在一起合影。这一次,大鹏想对奶奶说“奶奶,我想你”,但她什么也没说。离开前,大鹏有心理准备,还是想说这句话。看到看的人太多,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大鹏以为一个月后会回来,觉得还有机会。

这是2016年,大鹏在筹备电影《缝纫机乐队》的时候,利用电影中吉他雕像之间的空隙,从吉安回来看望村里的奶奶。大鹏在奶奶身边长大。这次在奶奶家,他看到墙上挂着他家不同时期的照片,他有了一个想法,要拍一部关于奶奶的电影。

他计划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拍摄这部电影。片中只有刘璐会是专业演员,饰演一个“女版大鹏”。其他角色由大鹏的亲戚扮演。当时在大鹏的想象中,电影会拍出一部热闹的贺年剧,刘璐会在电影中完成一段与祖母的代际对话:一个漂泊的女人与一个在村里生活了一辈子的女人之间的价值观碰撞。

此外,大鹏还将推出两个团队。一个剧组拍摄了这部剧本身,另一个剧组记录了拍摄过程。最终,两部电影将被剪辑在一起,形成嵌套结构和互文性。“可能是因为我出生在互联网上,受到了互联网思维的影响。期待打破结构,有一些探索。”大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正式开拍前,大鹏在吉安为缝纫机乐队做前期工作,刘璐提前去了大鹏的家乡村,试图融入这个东北家庭的生活。但是事故发生了。大鹏的奶奶病重,被送往医院。大鹏回家时,老人已经陷入昏迷,不久后死亡。大鹏坐在奶奶的床边,决定完成拍摄计划。“完成这部电影是对我祖母的告别。从情感的角度来说,我需要完成这部电影。”大鹏对《中国新闻周刊》的回忆。

他梳理了拍摄计划,目光瞄准了三叔。有一次亲戚在种地,我三叔是油田保卫科的科长,是这个大家庭的顶梁柱。后来三叔到了中年,病了,精神也不好了。三姨坚持离婚,带着女儿丽丽离家出走。如今我三叔虽然能照顾自己,但大部分时候说话也只是反复说,“明天早上找妈妈”“武文很贵,1245”。“武文桂香”是他的兄弟姐妹的名字:王纪文、王吴极、王吉祥和王继贵。而我三叔自己叫王吉祥。

我三叔一直和大鹏的奶奶住在一起。奶奶因病去世前几年,每次大鹏回家,都能听到家人讨论三九的未来:奶奶年纪大了,三九会怎么办?是去养老院,还是被女儿丽丽带去大城市,还是住哥哥姐姐家?外婆去世后,最直接受影响的人是我的三叔。他的未来成了这个大家庭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大鹏和三叔的关系没有和奶奶那么亲密。如果刘璐继续按照之前的思路演女版大鹏,故事就很难成立了。于是,刘璐转身去演三叔的女儿莉莉。对于演员刘璐来说,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拍摄体验。在拍摄中,她没有剧本,没有台词。她要做的就是努力在镜头前以丽丽的身份和大鹏的亲戚相处。

正式开拍前,大鹏和亲戚坐在炕上开会。亲戚反复问大鹏:“你要拍什么?”“我们该怎么办?”大鹏告诉他们,他们要做的就是把演员刘璐当成三叔的女儿莉莉,其他一切顺其自然。“我尽量让他们知道得越少越好。他们知道的越少,对我来说就越真实有效。”大鹏回忆《中国新闻周刊》,他不打算过多干涉亲人的生活。他想拍的是一部没有剧本的《天意》。

剧集第四季

不久,又出现了一起事故。得知大鹏在老家拍戏,演员自演后,10年没回家的丽丽突然回家了。然后,现场出现了两个“丽丽”。

拍摄期间,大鹏会让演员刘璐和丽丽交流。“希望丽丽的真实想法能成为她表演的基础。”刘问丽丽,如果家人指责她,她会怎么做。“我会跪下来给他们磕头。我没有别的办法。”莉莉回答。

这句话一直留在陆璐的脑海里。在年夜饭现场,三叔的兄弟姐妹为了三叔的未来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那一刻,刘璐崩溃了,跪在炕上磕头,把责任归咎于自己,并多次向家人道歉。这一幕成为了电影前半段剧情《吉祥》的核心场景。

影片后半段,在记录拍摄过程的纪录片《如意》中,真实的丽丽是另一种表达,她与父亲的关系更加亲密。面对年夜饭期间家人之间的争吵,她冷静多了。刘磕头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有一次离开拍摄现场,跑到房间外面哭。真正的丽丽在另一个房间里低着头玩手机。

《团圆》制作完成后,大鹏举行了小规模放映,丽丽也去看了。电影上映后,有人和大鹏讨论了丽丽在除夕夜的表现。就在这时,大鹏注意到,当时坐在电影院椅子上的丽丽低头盯着手机。“我意识到不是她不负责任,不想听。她在认真地听。她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大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影片中并没有交代三九祥的最终归宿。电影之外,生活还在继续。那年过年后,幸运的兄弟姐妹们达成协议,轮流照顾幸运的人。大鹏曾经提议自己出钱雇人照顾三叔一辈子,但被亲戚拒绝了。虽然亲戚们会为幸运的目的地争吵,但他们仍然希望幸运最终与家人在一起。

在过去的几年里,大鹏一直带着一个里面有《团圆》素材的硬盘。每当他有空闲时间,他就试着做一些编辑工作。面对这份材料,他被拖回了祖母去世的那一刻,拖回了葬礼。有一次,他盯着屏幕,看着三叔在奶奶去世时痛哭流涕。他坐在班长面前,和三叔哭了一夜。一个星期后,他只能把材料放在一边,不敢再看。

在拍摄过程中,大鹏为故事做了一些设计,比如他为丽丽设计了一个隐喻性的梦境,在梦境和现实之间形成了一个互文的结构,还设计了一个丽丽在雪地里奔跑,最后在烟花下找到失踪父亲的情节。最终,大鹏把这些设计的部分全部剪掉,只留下生命自然生长的故事。“你想要戏剧,但生活本身已经超越了戏剧。”大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大鹏凭借短片《吉祥》获得金马奖最佳短片创作奖。颁奖典礼上,正直视前方感谢合作伙伴的大鹏突然抬头对田空“这个奖是献给我奶奶的。”那天回到酒店,我崩溃了,又哭了。四年来,大鹏去看心理医生,医生告诉他:“等你的电影拍完上映,大家都看了,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你可以去你奶奶的坟前和她说说话。你可以向她诉说你的委屈和你的债务。”

追逐梦想和家乡。

在《团圆》的结尾,大鹏使用了2008年拍摄的家庭DV素材。DV拍摄的是大鹏奶奶和三叔生活在一起的日常状态。那时候奶奶还能走动,三叔在吃馒头。大鹏拍了DV,录下了这一幕。最后一刻,奶奶推开门,拿出出门后的春联——“祝你好运”。

那一年,大鹏进入影视行业的第一年。他参演了电影《完美新娘》。拍摄期间,他住在剧组的三人间,工资只有5000元。四年后,他凭借网剧《狄俄斯人》成名,之后又拍了喜剧电影《煎饼侠》和《缝纫机乐队》,成为今天大家眼中的大鹏:一个拍喜剧电影的电影导演。

他拍摄的所有喜剧都有一个无名小卒的主角,追逐着外界不切实际的梦想,最终取得了奇迹般的成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人物是离开吉安外出谋生的大鹏的变形。大鹏22岁以后的生活,是一个典型的北漂追梦的故事。大学时,他找了一家唱片公司,想当歌手,结果被骗了近4万元。毕业后来到北京,在搜狐做网络编辑,从临时工做起。转正后,借主持人拉肚子的机会,自愿成为一个网络节目的主持人。

这几年,大鹏遇到了麻烦,他奶奶是最重要的倾诉对象。虽然奶奶经常听不懂他说的话,但她能理解他的感受。拍电影《团圆》的时候,在情绪崩溃的那一刻,他会一次又一次地想起奶奶。“如果我奶奶在这里,类似的事情也会发生,我肯定会告诉她,但没有奶奶,你会失去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大鹏对《中国新闻周刊》的回忆。

大鹏成名后,刚组建乐队时,家乡的朋友只是几个合伙人。乐队的键盘手在当钢琴老师,贝斯手在发电厂工作。最接近艺术的鼓手曾在吉安剧团工作。剧团倒闭后,他靠表演红白喜事谋生。现在如果大鹏过年回家,几个人聚在一起,不喝酒不唱歌,去KTV唱年轻时喜欢的歌。

吉安属于吉林省通化市。今年由于通化疫情严重,大鹏无法回家过年,原在吉安的《团圆》放映被迫取消。他有点抱歉,但也没什么感觉。“他会上网,可以在网上看到。”大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拍摄家乡和文艺片不应该是他创作的常态,但他还是更喜欢创作更有商业价值的作品。两个月后,他的新电影就要开播了,而且还是一部喜剧电影。团聚就像溢出,一个梦,一个告别,或天意。

网站分类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